大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

党员风采

吴登云同志事迹材料

  • 来源:大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
  • 日期:2014-07-22

39年前的夏天,一个年轻的小伙子从扬州医专毕业,来到了“万山之祖”帕米尔高原。这里是我国版图上最西端的县——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恰县,这里生活着4.2万各族人民,其中柯尔克孜族占总人口的70%。

这个扬州小伙名叫吴登云。39年来,吴登云如一株坚韧的胡杨扎根在戈壁荒滩,把自己的全部心血和爱献给了这里的人民。

1966年冬天,一位患功能性子宫出血的柯尔克孜族妇女住进了乌恰县人民医院,她脸色苍白,双眸无神,没挪几步就一身虚汗。年轻的医生吴登云判断,必须输血治疗。然而,只有几间土坯房的简陋医院,哪里有血库呢?望着奄奄一息的病人,吴登云决定抽自己的血。300毫升的鲜血从吴登云的体内流进了柯尔克孜族病人的血管。病人的眼睛有神了,她惊喜地说:“我的身上长力气了!”

第一次献血就这样开始了。看到自己献出的是一点血,而挽救的却是病人的健康和生命,吴登云认为自己做得太值了。30多年来,他无偿献血30多次,计7000多毫升,相当于一个成年人全身血液的总量。波斯坦铁列克乡牧民买买提明永远也忘不了吴登云为他儿子植皮的一幕。那是1971年12月1日,买买提明两岁的儿子玩耍时不慎扑入火堆,全身50%以上的皮肤被烧焦。面对惨不忍睹的小生命,吴登云感到阵阵揪心。一连十多天,他全身心地投入抢救,幼儿终于度过了休克关、感染关,接下来就是创面愈合的难关了。但是,幼儿完好的皮肤所剩无几,怎么忍心过多取用那些细嫩的皮肤呢?吴登云把目光投向了幼儿的父亲。买买提明听说要从自己身上取皮,吓得惊恐万状,连连说不行。吴登云决定从自己身上取皮。“什么?哪有医生取自己的皮,不行不行!”手术室护士拒绝配合吴登云。吴登云只好自己给自己注射麻药。他先从两条大腿上取皮,随后,又在小腿上注射麻药,果断下刀。10分钟后,他一共从腿上取下13块邮票大小的皮肤。接着,他拖着麻醉的双腿走上了手术台,把自己的皮肤植到幼儿身上。幼儿得救了,如今已是两个孩子的父亲。

1984年金秋,吴登云走上了乌恰县医院院长的岗位。当时面临最大的问题就是医务人员短缺。“必须培养一批土生土长的柯尔克孜族医生!”吴登云制订了一个“十年树人计划”,他到各乡镇卫生院物色柯族医护人员,白天上班,夜里帮助柯族同志学习汉语。然后把他们送到自治区医院去进修一年,进修回来,他又手把手地传帮带,使一大批柯尔克孜族医生成长起来,现在医院70%以上的业务骨干都是柯尔克孜族。过去这家连阑尾炎手术都做不好的医院,现在几乎所有的常规手术都能做,医疗水平在边疆县级医院中领先。走进乌恰医院,60多个花坛把医院装点得如同花园一般,在“生个娃娃容易,种活一棵树难”的帕米尔高原,实在是一个奇迹。

1985年大地震之后,乌恰县城易地重建在戈壁滩上。为给病人创造良好的就医环境,吴登云又提出一个“十年树木工程”。没有土,他们就到7公里外的老城去拉,一个树坑一个树坑地垫土。没有水,他们就从雪山下挖了一条12公里长的引水渠。一年接着一年,硬是在戈壁滩上建起了一座园林式的医院。

2001年,吴登云从医院的领导岗位上退了下来,担当上了任县政协副主席的职务。但他仍牵挂着医院的建设和发展。每星期,他在政协上3天班,在医院值3天专家门诊。 近年来,吴登云先后被评为“全国劳动模范”、“全国双拥先进个人”、“全国优秀共产党员”。前几年,又光荣地当选为“党的十六大代表”之一。